豪领500书券
章节详情
《鬼聘》
添加书架 签到
第一章 意外之财
07-02 21:50 发布 | 2718 字 | 关闭自动订阅

我叫杨磊,是个业余玩自媒体的。

这阵子“女德班”这个话题比较火,所以我关注的也比较多。抛开那个客座教授的是非不论,“女德”这个话题,在男人圈子里永远经久不衰的。

我的圈子里也有很多人在议论这事儿,其中一个比较争议的话题就是:婚前流过产的女人还能不能要。

圈子里多数人对此持否定意见,理由是:二手房不是不可以买,但是死过人的二手房,那就要谨慎出手了。

我对此付之一笑,回应他们说:你们这帮屌丝傻老爷们,这辈子能找到个女人过日子就不错了,还他妈嫌弃二手房。就你们这屌样儿,二手房都不愿跟你们。

帖子一出,顿时沸反盈天。一时间跟帖无数,但是骂我捡破烂、捡破鞋的居多。

对此我一一回复:你们他妈都有病,要是有个漂亮女的死心塌地跟我,就算以前流过产,我也不嫌。

后来有人留言问我真的假的,我回答说真的,就像发誓一样的真。

那人问我:决不后悔?

我说绝不后悔,要是后悔就死不全尸。

那人跟我说,只要我不后悔,就给我相一门亲,我笑问在哪儿见面,谁知那人居然把我删了。

我心里暗骂了一声,真他妈有病,就没再理会这事。

过了两天,我就把这事忘得差不多了。

那天我把兄弟的老丈人过世,我想去吊唁一下,于是晚上下班后,我就去丧葬一条街,想挑一个花圈带去。

刚走到路口的时候,就被一个傻子给拦住了。

那傻子好像特意挑上我似的,围着我转圈儿,一边转,一边唱歌:天惶惶,地惶惶,走夜路,心慌慌,冤鬼十里风吹巷,游魂路上等新郎。

那傻子的调门不着四六,听起来就跟招魂儿似的,配上丧葬街这诡异的气氛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心说倒霉。

然后就见他朝我伸手要钱。

我心里暗道,这年头儿傻子要饭都他妈一套一套的,都快赶上民间艺术家了。

于是我从口袋摸出一把零钱来扔给他,傻子收了钱,忽然在我背后大叫:嗷,新郎官下聘礼喽!

我被他冷不丁的一嗓子吓了一跳,随后就发现丧葬街上的人,正在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。

我暗骂了一声有病,然后就挤进了一家花圈店。

我知道一般像棺材铺、花圈店这种地方,是不会主动去招揽客人了,更不会冲着客人笑。

因为进这种地方的,都不会是因为喜事,你要是冲人笑,容易挨揍。

谁知道,我进去之后,就见那老板冲我笑脸相迎,说了句:客人您来了。

我听完心里就觉得别扭,但也不好意思说别的,于是就问他,花圈怎么卖。

那个人嘿嘿一笑说:您尽管看,看上哪个告诉我,但不卖。

我被那个老板噎得一愣一愣的,心说这里的人都他妈有病吧,于是闷哼了一声,就出了花圈店。

临走时候,就听那个老板嘀咕:哪儿有死鬼为自己选花圈的!

当时我心里就一股子怒气,要不是赶着去吊唁,我非揍他不可。

从丧葬街出来,又碰上了那傻子,他笑嘻嘻的,伸手给我要喜糖。

我没理他,直奔朋友家去了。

晚上我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十点多钟了。

刚到门口,就见有人在那儿堵着,见我来了,就迎面走了过来。看样子,很像是专门等我来的。

他问我是不是杨磊,我说是,然后就问他怎么了。

那人告诉我说,他是专门给我送东西来的。

我狐疑了一下,就接过东西,那是一个扁平的包裹,东西不大,但是重量十足,里面应该是实心的东西。

包裹上没有任何的票据,看着不像是快递,我略扫了一眼,就在包裹的右下角发现了一个字:童。

这应该就是送我包裹的那个人,但是名字很眼生,我确定自己不认识。

我问那个送包裹的,是不是送错人了。他说没有,找的是就是杨磊。

说完就拿出一张好像请柬一样的东西,让我在上面签名,说是回执。

我看了一眼那张柬书,大概有一只手掌那么大小,一折两页,一半红色一半白色。

我笑问,这东西怎么看着像是聘书啊,是不是哪个女的看上我了。

那人冲我一笑,回答说:要是真有人看上你,你要吗。

我说当然要啊,我现在还打着光棍呢,要是有个女的上门,我求之不得。

他让我把字签在了红色的那一页上,然后收回谏书,冲我一拱手,嘴唇翕动,像是说了一句什么话。

但是他那句话说的很轻,仿佛是一句无声的话。

我仅能从他的口型看出来,他说的好像是两个字:恭喜!

我问他:您说什么?

他说没什么,然后笑了笑,就走了。

我心里狐疑了一下,心说怪事年年有,今天特别多。

那人走后,我心里觉得好奇,就拆开了包裹。

包裹一开,我只往里看了一眼,不由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那竟然是一包金银首饰,金晃晃的,晃得我眼睛直发花。

我拿起其中一只镯子仔细看。那只镯子的样式很古朴,而且成色相当不错,工艺品应该不会有这么细腻的雕工,更不会有这么好的成色。

这些东西,真么看都像是真的!

我按捺住心里的狂跳,心知这东西肯定不会是给我的,没人会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。

可是那张回执上,我明明已经签字,如果送错人的话,他应该看得出来啊。

难道说,恰好赶上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吗。

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,于是心里面一阵狂喜。

有道是财帛动人心,我的心也是肉长的,要说不爱财,那是骗鬼。这些东西要是换成钱,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字,我不由得有些心动,想把这些东西全部吞了。

我暗暗决定,如果那人今天不回来找,那明天我就找地方把这东西给卖了,钱就是我的了。

那天我在忐忑不安中度过,送包裹的那人始终都没再出现。

第二天,我一咬牙,就去了古玩街。

我这么做是有道理的,我手里的这些金银首饰全都古香古色的,不像是现代的流水线产品。

要是能证明这些都是有年头的东西,那就不止金子那个价格了。

最后我进了一家首饰坊,掌柜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,走路都颤颤巍巍的,但是眼睛却贼的发亮,一点儿都不像个老头。

我说明来意之后,就把东西拿给他看。

老头把东西放在强光灯下摩挲了半天,抬眼看我的时候,眼睛里闪着一丝狐疑。

我被他看的心里有点儿发毛,就问他什么意思,难道这些东西不是真金?

老头告诉我不是这意思,说东西很好,是有点儿年头儿的老东西。

我一听是老物件儿,心里顿时一阵狂喜。

这个时候,就见老头把东西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,紧接着额头忽然就皱了起来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觉得不妙,于是就问他怎么了。

老头告诉我说,这东西有股子土腥味,像是在地下埋了很长时间了,然后就问我,这东西不会是刚从地底下挖出来的吧,要真是那样,他可不要。

我听出来了,老头话里话外,怀疑这东西是从坟里刨出来的贼赃。

其实我心里也没底,就扯了个谎,告诉他这是家传的,动荡年代家里老人儿偷偷埋了,现在才挖出来。

老头瞥了我一眼,明显不信。

我也没工夫跟他饶舌,就问他这东西到底要不要。

他说要,这东西他能出价到三万。

我心里一阵狂喜,这样的东西我还有十几件,那就起码三十几万!

这对我而言,绝对是一笔巨款。

老头大概是从我脸上看出了点儿什么,结账的时候,多给了我两千块钱,然后告诉我说,要是再有这样的东西,还给他拿过来,一律万字儿起步。

打赏作者

长按此图,识别二维码关注

即将全本购买《鬼聘》

取消 确认
100书券已到账,下载万读App即可领取
恭喜您获得 1个月饼
集月饼换iPhone 8 Plus
扫码领奖
恭喜您获得大礼包!
扫码即可领取万本免费精彩小说
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
加载中...

打赏作者:书豆

确定